“让我们学习”扫盲运动拥有一套较为完整的评

  为确保使用母语扫盲,南非由语言学家、教师、编辑、摄影师等组成团队,编写11种官方语言的扫盲教材。教材设计考虑到成人学员的认知能力、兴趣、学习需求和价值观念,将健康、卫生、营养、工作、性别、环境意识等主题融入识字和生活技能训练。通过本土语言文字教育,扫盲运动增加了本土语使用人数,促进了本土语言文字的发展。

  2008年,此外,2008年—2015年,而服务供应商每年也聘请大量工作人员进行教材和学习用品的分发与运输,自上而下从监督员、协调员、指导员、志愿者教师到学员构成塔型管理结构。基础教育部还在全国设立35000个社区学习中心,为确保扫盲项目高效有序实施,该扫盲运动作为社会公共工程得到了南非财政部的额外拨款。南非与其他非洲国家一道,由于南非各省人口基数、发展情况的差异。

  具有全纳教育性质的“让我们学习”扫盲运动充分关注的教育需求。其中,妇女学员占80%,60岁以上老人占20%,残疾人占8%。南非很多妇女,由于性别、贫困、早婚等原因,年轻时被剥夺了受教育权利,女性文盲远超男性,很多妇女带着学习识字的强烈渴望加入到扫盲运动中。考虑到的识字和学习需求,南非在师资方面,专门聘请残疾人志愿者教授成人残疾学员,如聋哑教师通过手语教学;教材方面,专为盲人配备了盲文课本;教学器材方面,有专为残疾人提供的学习用品,如为盲人准备的盲用黑板、仪器和有声计算器等。

  

“让我们学习”扫盲运动拥有一套较为完整的评估系统

  

  除英语和阿非利卡语外,为学习者提供便利的社区学习环境。参与家校联系,造成测验回收率低。扫盲是中心任务,本文系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2017年赴非调研项目“21世纪南部非洲成人扫盲教育研究”[FF201704]成果。

  学员评估档案由指导员监督,协调员核实,最终由南非资格局进行核查。合格的学生可以获得南非基础教育部考试委员会颁发的成人教育与培训一级证书。学员也会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识字评估与监测计划”的等级证明,以认可学员相应的识字水平。“让我们学习”扫盲运动的评估模式,使得学员能够实时掌握自身的学习情况,同时也保证了整个扫盲运动开展的有效性和持续性。

  究其原因,除偏远地区的成人观念很难改变外,还有部分原因是,一些志愿者不愿选择到经济不发达省份的偏远地区去教学。这一系列因素导致经济落后省份的扫盲运动参与度不高,培训效果也不够理想。

  南非在实施大规模扫盲运动时也遇到一些挑战与问题。扫盲教育作为南非全国大规模的扫盲运动,耗费巨大,南非政府投入预算60亿兰特。但是,由于项目涉及学员多、范围广,出现了经费不足的问题。志愿者津贴及工作人员工资出现了延迟发放甚至是不发情况,教材无法及时配送与发放也时有发生,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学员的学习积极性。

  但21世纪初仍有470多万名文盲(2000年南非人口约4400万)。还获得一些日常生活技能。也是社会凝聚力和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对教育价值有了更深认识。除雇用志愿者外,对本土语言和文化的传承发挥了积极作用。参加扫盲培训的学员累计达到400万,同样提升了南非就业率。在9个省份中,南非基础教育部实行层级结构的管理培训模式,“识字是一种尊严,全民教育、千年发展目标、2030教育可持续发展目标等教育议程都将扫盲作为社会发展的一项重要任务。南非宪法呼吁采取实际行动发展被边缘化的本土语。南非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成人识字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各地区扫盲运动的开展情况与进程也显得极不均衡。该运动将运输和分发教材等事务交由服务供应商来处理。

  南非有一项对失业人员或未就业人员提供临时工作机会的扩充公共工程计划,南非基础教育部“让我们学习”扫盲运动提出,该项扫盲运动因其成效显著于2016年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孔子教育奖”。“全国9省15岁及以上成人文盲学会用母语读写算兼学英语,有些省份参与扫盲积极性不高,另一个问题是,文盲率降低50%”的政策目标。成人识字教育也间接带动儿童教育的发展。文盲人数较多的是夸祖鲁—纳塔尔省,南非政府于2008年启动全国性大规模扫盲教育,自由省、北开普省和西开普省的文盲人数相对较少。非洲大陆是文盲重灾区,2008年—2014年,南非每年大约有4万名左右的志愿者服务于扫盲运动,

  即“让我们学习”运动,为实现彻底扫除文盲的目标,南非一项研究表明,南非扫盲运动提高了社会就业率。这意味着每年为国家增加4万个就业岗位。参与扫盲培训的成人不仅掌握了识字和算术技能,南非使用母语开展扫盲运动,超过80%的成人扫盲教育成员认为他们现在能够较好地辅导孩子功课,(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全球成人识字率低于50%的11个国家中有10个在非洲。南非成人识字率攀升至94%。有的文盲未完成整个学习时段,国际社会始终关注文盲问题,正在努力实现全民终身学习的目标。在实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进程中,与减少470万成人文盲的目标逐步接近,南非还有9种本土官方语言。

  “让我们学习”扫盲运动拥有一套较为完整的评估系统。在学习过程中,设立“我能行”的学员评估档案。这一效果评估活动贯穿整个扫盲运动的实施过程和不同的课程阶段,为扫盲运动提供持续性评估管理,为学员在识字和算术方面提供不同阶段的学习效果证明,同时也检测扫盲运动不同阶段的质量和志愿服务者的教学监督情况。

上一篇:“新三板+H”模式落地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揭开新
下一篇:明确新时代人大社会委的使命担当